Oooyom

大概狡朱会吃一辈子了٩( ᐛ )و

【狡朱】屯里的生活Six.

 

*Lofter大半年没登惹_(:з)∠)_我错了下次还敢

*本篇会成为这个系列的完结篇,我要去新坑开车了!!都是成年人了我要酿酿酱酱!

*前情提要:小朱和狡二狗的终于相互表明心意!甜的令我发指!!(呕

那么,接下去的事情顺理成章,红绳牵并蒂,白发结同心。请。

正文↓↓↓

 

三·从前到从此的童话

从前,东北的山旮旯里有一个屁屁村,有一天,这屯里格外热闹。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屯里屯外人山人海。

 

不是庙会迎神,是屁屁村名流(氓)狡二狗迎娶他媳妇儿。

 

“狡是朱的老相好呀

  朱是狡的掌中宝!”

从村东头接到村西头,路上挤满了喊口号的。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可不是狡二狗那小子雇的,不为啥,排面。

 

    除了新郎一大早就蹲在新娘家门口抽烟惹路人侧目以外,新娘子她娘家人明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说的就是屋里那位叼着烟屁股给小朱化新娘妆的女士,和她身后那位好像屋头被狡二狗烧了一样铁黑着脸的宜野,时不时向门口狗一样的新郎官投去痛恨的白眼。

    在这片快要打起来的气氛中,新娘登场。村花朱美丽,名不虚传,连那群议论纷纷的妖艳姑婆都惊得鸦雀无声,狡二狗烟都掉了。短款婚纱非常惹眼,刚好露出到膝盖上一点,俏皮的纱裙和利落的短发相得益彰,英气的切尔西靴取代了传统的奶白高跟鞋,走动时“喀嗒”作响,头纱随着前行的步伐得意的扬着,出卖了主人内心的欢喜。执过她手的狡二狗今天也还算是穿得人模狗样儿英姿飒爽,不同于平常容易湮没在夜里的暗色风格,一身灰白色燕尾服既与可爱的短裙式婚纱登对,又低调的衬托出小朱作为女主角的耀眼,胸前口袋里的深蓝色方巾更添一抹亮色。连宜野都觉得这两人天作之合,虽然他从没正面承认就是了。

 

村口大广场上,司仪禾生村长严肃的询问:“这位女士,您是出于自愿铁了心要和这位男士结婚吗?这位可是...”

“我愿意。”坚定的打断了禾生村长。

“呃,那我宣布..”

“我就不用么?”狡二狗明显不满,甚至流露出流氓本质想要揍人。

“人家能愿意你就心怀感激吧,还问你...”在场村民都在翻白眼,甚至包括弥生。

之后的现场接吻在司仪的强烈要求下跳过了。

 

流氓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本想就这样结尾的不过果然很想放婚后剧场!!

小剧场一号:

狡:“洗干净床上等我。”

朱:“?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狡:“您好,在下提出同炕申请可以吗?”

朱:“??许可了。”

当晚,睡相极差的小朱把狡哥踹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

狡:我是谁?我怎么在地上??好冷≡(▔﹏▔)≡

朱:Zzz...

 

小剧场二号:

小小狡:“5555...”

朱:“能不能不要哭了宝贝...”

狡:“我也好想哭,我老婆怎么天天哄别的男人555...”(小声)

朱:“做爸爸的没点男子气概怎么行!做孩子的榜样可以吗?”

狡:“是!儿子别哭了!”

小小狡:“...哇啊啊啊啊!”

朱:“你看你怎么那么凶!吓到宝宝了!能不能温柔点啊!放下你的大男子主义行吗?”

狡:???

 

 

总之,两个人亲亲热热的在一起啦!(满足的吃起糖来(听说后来他们家出了一支足球队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