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oyom

大概狡朱会吃一辈子了٩( ᐛ )و

【狡朱】屯里的生活Fif.

*很久没更前面情节大概都忘了吧

*私设小朱酒量绝佳而狡二狗却容易醉因此无法酒后驾车车留给新坑了

 *请这两个人快去领证! 9块9我出可以_(:з)∠)_

 *震惊!最全前回指路1  2  3  4

 

BGM:Trouble I'm In-Twinbed(由本人瞎翻)

注释①:Okamoto(冈本)和国内用的durex一个意思()

正文

 

 

二·两人的假面舞会(下)

 

    狡二狗很少怀疑自己,但眼前这个女高中生——或者说刚毕业的女高中生——的酒量,让他觉得自己有问题。

“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厉害的吗......”

 

  是唐美雪小姐提的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被酒瓶转到的人先喝三杯再抽题。大概是因为宜野不在吧,今晚的幸运E好像转让给小朱了,连着被转到不说,抽到的净是些敬酒罚酒的题。

  眼见女高中生一杯接一杯往下灌,狡二狗有点坐不住,几次想站起来发表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要子不喝子就别喝了这种问题发言,身旁的弥生温馨提示:对面坐的那位唐小姐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也卷进去呢。

   “啊...总是小朱你呀,这样好没意思,能不能换个狡二狗什么的...”唐小姐明显对游戏现状很失望。噤声的狡二狗也愣了:这孩子,对她来说这点酒根本不是事儿。这个发现也让他有点失望,而且显然和对面的失望不是一回事。他是在失望什么呢?就好像失去了什么机会一样。

留给狡二狗思考的时间并不多。

 

小朱抽到了题:

 

                                    有非常在意的异性吗?

 

「...嗯怎么说?有一个呢。」

——”Ah!Juliet will always meet with her Romeo.”

——“欸~!小朱谈了男朋友都不跟我们说的吗!话说槙岛主你还没走啊??”

——“就是。”

——“社交生活很丰富啊小姑娘。”

——“ó..这倒和观察结论有点出入..”

——“喵呜Σ(っ °Д °;)っ?!!!”

——“... ...” 狡二狗今晚第二次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哈哈,没有啦,其实大家都认识呢,就坐在这里呀。

狡啮先生。”

空气突然很安静,除了角落的音响在放歌。

『... ...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my favorite medicine

   令我沉迷的解药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You’re where the lights began

   光开始的地方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Just one last time again

   又一次的缠绵悱恻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You’re the trouble I’m in

   我无法抗拒的陷阱

    ... ...』

 

 

有多少年没人这样叫过他了呢?五年?十年?还是更久?那时候他还不是村里的无业流氓,在镇上派出所有份正经工作。“亏你还知道这个叫法啊哈哈...大家散了吧未成年人喝醉了...”狡二狗起身想走,弥生掐着肩膀给他按下去。

“确实不早了,那未成年就留给你照顾囖~”唐美雪小姐率先走到门口,槙岛主紧随其后,弥生拎着张牙舞爪的小星星往外走,陆叔拖着墙角的宜野跟着出了门,杂货店的贺老板默默塞了一包Okamoto也跟着溜了。

沙发对坐,相视无言。紧紧攥着那包被强行塞来的危险物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么多年流氓生涯,狡二狗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少女的眼神自始至终都很清澈,神色也很认真,既没有喝醉,也不是玩笑,她在说实话。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这种话,即使是狡二狗,此时也说不出口。

 

『... ...

  So I’m giving in

  所以我屈服了

  So I’m giving in

  所以我

  to the trouble I’m in

  向以你之名的陷阱屈服了

   ... ...』

 

   “这样吧,”还是小朱打破了僵局,“我有些问题想问,狡啮先生也可以问我,问题的价值由对方定,以罚酒的杯数衡量,可以吗?”

    “嗯...”

    “第一个问题,哥,你稀罕我不?”

    “啥玩意儿???”

    “问你稀罕我不///(✿◡‿◡)”

    “妹儿啊...”狡二狗扯了扯他的狗皮帽子,“你得来上半斤我才敢说呀...”

    “好嘞!”清脆麻溜的完事儿。“说呗。”放下酒葫芦,少女歪头看向狡二狗。

    “是...我稀罕,我这辈子就稀罕你这一个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脸颊红扑扑的,眼里亮晶晶的,活像融了蜜糖进去,笑得暖洋洋的,狡二狗挪不开眼。

    “我也是。”

 

    狡二狗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醉过,像在梦里一样。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