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oyom

大概狡朱会吃一辈子了٩( ᐛ )و

【狡朱】请以她的名字呼唤我

我又回来惹,之前坑太久了所以这次还是码好了存稿再上来(捂脸


题目是乱起的_(:з)∠)_我不会啊谁来教我



审核机制实在是不会搞..用了反河蟹编辑器也没法发,辛苦阅读了otz



这次会开点小车也就小电驴那么大吧写肉我苦手啊qwq


Ooc一堆啦...这个主要是想骑个电驴



这个是上篇,下篇最近会放ww


感谢你们❤



<一>

这是狡啮慎也第一次从海外回到日本。

在战火里待了太久,狡啮觉得东京街头那一张张幸福平和的笑脸更像虚拟背景,一旦关掉就会暴露出焦黑的尸体和燃烧弹的残骸。

抛开那些怪异的念头,狡啮继续向NONA塔走去,这次他是应常守监视官的邀请而来的。常守监视官向他保证了人身自由和安全,看来不假,一路上无数探头和多隆都对他没反应。不过——狡啮顺手掏出SPINEL——常守提到和系统做了交易是什么意思呢?

“为了周边民众与您的健康状况着想,请您不要在公共场合吸烟,建议您使用替代品,有利于您的心理指数健康发展。”迎面而来的多隆机械地警告着。啊啊,国内就是各种各样的麻烦。掐灭烟头,狡啮不禁想起最后一次见常守时,她畅然地从口袋里掏烟的动作,行云流水的熟练。她找自己回来,说有非常重大的变故必须他来处理,会是多困难的事啊,连那个“精英”都没法下手。狡啮走进了NONA塔,唇边还挂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

<二>

“您就是狡啮慎也先生吧,请跟我来。”接待处的美女婷婷袅袅地在前面领路,七扭八拐来到某间办公室。

“那么,我就先行告辞了。”披了美女投影的机器人标准的鞠了一躬。看来是事先设定好的程序...狡啮放轻了脚步,厚生省什么时候兴起了机器接待啊,还是说......。门里面出现了一蓬碎碎的棕色短发,埋在小山般的文件里,时不时左右转动一下,很熟悉、也很遥远的场景。停在门口的狡啮眼神里交织着置身事外的冷静和身临其境的恍惚,他们那时候还一起好好工作过呢,不是吗?

“啊,狡啮先生,你到了。”听到动静的少女从一堆文件里艰难地往外挪。

“好久不见,监视官,还是说,你升官了?”环视着这间单人办公室,狡啮带着故作轻松的口吻问道。

“没有的事!还是监视官啦...”少女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堆纸箱。

“这么久了早该去高层享福...”狡啮半开玩笑地说着,对,就像...他只不过又因为蛮干乱来而受伤修养,今天重新回来工作一样...

“狡啮先生别取笑我啦...你也不是不明白,那种清闲差事我会不习惯的。毕竟这里呆久了也会有感情呢。”也是,都十多年过去了...普通人根本没法待到十年吧,只有常守,即使直面犯罪,深入那片黑暗的泥沼,也能全身而退,除了“优秀的一线人才”以外实在找不出别的形容。令如此优秀的人都无从下手的事,会是什么呢?像是没注意到狡啮欲言又止的神情,常守自顾自地提议;“陪我出去一趟怎么样,这些年东京变了不少呢,好不容易你回来了。”狡啮迟疑地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向停车场走去。

<三>

东京即使在夏季也不会太热,今天却难得的高温,幸亏到处都装着空调,只要不离开室内,完全感受不到夏日炎炎的气氛。车内也相当凉快,狡啮心不在焉的靠在椅背上,他哪有观光的心情?说来也奇怪,常守究竟是怎么做到让他在日本畅通无阻的呢?即使撤销对他的通缉,以他的PSYCHOPASS,一定会有监控设施检测到异常。然而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顺畅得有些不自然。狡啮不认为常守或者志恩能骇进西比拉的服务器,至少黑客手段是做不到这个地步,除非是权限操控,目前就只能认为和常守无意间提过的“交易”有关,那交易对象是什么人呢?总不能对着电子流谈条件。

“狡啮先生你没有怀疑过吗?”身旁少女的嗓音很轻,却足以把狡啮从思考中拉回。

“怀疑...吗?现在突然挖个陷阱给我没有一点意义啊。”少女没有搭腔。狡啮瞥了眼神情淡然的少女,接着说:“就算要处刑我,也不用这么麻烦叫我回来吧,要杀我,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反而方便,如此大费周章让我回国,应该有很重要的理由。”何况你亲自说“棘手”的事,真的很让人好奇啊。后面这句还没说完,一只小手伸进了狡啮的西装裤口袋。

“果然西装很适合你。”少女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微妙的举止,让原本凉爽的车内又下降了几度。小手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烟,又从自己的上衣里摸出打火机:“走的有点急,自己的落在桌子上了。”烟被夹在少女的中指与食指之间。白到几乎透明的指根把指骨拙劣地藏着,粉粉的指甲,带着一种新鲜的生命的色彩。少女的指腹饱满而红润,看不出经过多年烟熏火燎。

直到香烟滤嘴触到自己有些干裂的唇,狡啮才反应过来自己盯着常守的手看了多久。“狡啮先生就这么想抽我手上这根?喏,再不抽就快灭了。”少女轻轻巧巧的嗓音像羽毛一样飘过来,狡啮下意识地张开口,凑过来的却是常守的中指。手指沿着齿的轨道向里,干涩的口,温热的舌,滑行之处留下冰凉的触感。那根烟已经不知道掉到了哪里,狡啮只觉得喉头渴得发紧,他无法拒绝眼前这个人的蓄意挑衅。他不想拒绝。


后面的全部发不出,想看的的话可以移步twi...辛苦阅读了otz



【狡朱】屯里的生活Six.

 

*Lofter大半年没登惹_(:з)∠)_我错了下次还敢

*本篇会成为这个系列的完结篇,我要去新坑开车了!!都是成年人了我要酿酿酱酱!

*前情提要:小朱和狡二狗的终于相互表明心意!甜的令我发指!!(呕

那么,接下去的事情顺理成章,红绳牵并蒂,白发结同心。请。

正文↓↓↓

 

三·从前到从此的童话

从前,东北的山旮旯里有一个屁屁村,有一天,这屯里格外热闹。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屯里屯外人山人海。

 

不是庙会迎神,是屁屁村名流(氓)狡二狗迎娶他媳妇儿。

 

“狡是朱的老相好呀

  朱是狡的掌中宝!”

从村东头接到村西头,路上挤满了喊口号的。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可不是狡二狗那小子雇的,不为啥,排面。

 

    除了新郎一大早就蹲在新娘家门口抽烟惹路人侧目以外,新娘子她娘家人明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说的就是屋里那位叼着烟屁股给小朱化新娘妆的女士,和她身后那位好像屋头被狡二狗烧了一样铁黑着脸的宜野,时不时向门口狗一样的新郎官投去痛恨的白眼。

    在这片快要打起来的气氛中,新娘登场。村花朱美丽,名不虚传,连那群议论纷纷的妖艳姑婆都惊得鸦雀无声,狡二狗烟都掉了。短款婚纱非常惹眼,刚好露出到膝盖上一点,俏皮的纱裙和利落的短发相得益彰,英气的切尔西靴取代了传统的奶白高跟鞋,走动时“喀嗒”作响,头纱随着前行的步伐得意的扬着,出卖了主人内心的欢喜。执过她手的狡二狗今天也还算是穿得人模狗样儿英姿飒爽,不同于平常容易湮没在夜里的暗色风格,一身灰白色燕尾服既与可爱的短裙式婚纱登对,又低调的衬托出小朱作为女主角的耀眼,胸前口袋里的深蓝色方巾更添一抹亮色。连宜野都觉得这两人天作之合,虽然他从没正面承认就是了。

 

村口大广场上,司仪禾生村长严肃的询问:“这位女士,您是出于自愿铁了心要和这位男士结婚吗?这位可是...”

“我愿意。”坚定的打断了禾生村长。

“呃,那我宣布..”

“我就不用么?”狡二狗明显不满,甚至流露出流氓本质想要揍人。

“人家能愿意你就心怀感激吧,还问你...”在场村民都在翻白眼,甚至包括弥生。

之后的现场接吻在司仪的强烈要求下跳过了。

 

流氓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本想就这样结尾的不过果然很想放婚后剧场!!

小剧场一号:

狡:“洗干净床上等我。”

朱:“?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狡:“您好,在下提出同炕申请可以吗?”

朱:“??许可了。”

当晚,睡相极差的小朱把狡哥踹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

狡:我是谁?我怎么在地上??好冷≡(▔﹏▔)≡

朱:Zzz...

 

小剧场二号:

小小狡:“5555...”

朱:“能不能不要哭了宝贝...”

狡:“我也好想哭,我老婆怎么天天哄别的男人555...”(小声)

朱:“做爸爸的没点男子气概怎么行!做孩子的榜样可以吗?”

狡:“是!儿子别哭了!”

小小狡:“...哇啊啊啊啊!”

朱:“你看你怎么那么凶!吓到宝宝了!能不能温柔点啊!放下你的大男子主义行吗?”

狡:???

 

 

总之,两个人亲亲热热的在一起啦!(满足的吃起糖来(听说后来他们家出了一支足球队呢

 


【狡朱】屯里的生活Fif.

*很久没更前面情节大概都忘了吧

*私设小朱酒量绝佳而狡二狗却容易醉因此无法酒后驾车车留给新坑了

 *请这两个人快去领证! 9块9我出可以_(:з)∠)_

 *震惊!最全前回指路1  2  3  4

 

BGM:Trouble I'm In-Twinbed(由本人瞎翻)

注释①:Okamoto(冈本)和国内用的durex一个意思()

正文

 

 

二·两人的假面舞会(下)

 

    狡二狗很少怀疑自己,但眼前这个女高中生——或者说刚毕业的女高中生——的酒量,让他觉得自己有问题。

“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厉害的吗......”

 

  是唐美雪小姐提的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被酒瓶转到的人先喝三杯再抽题。大概是因为宜野不在吧,今晚的幸运E好像转让给小朱了,连着被转到不说,抽到的净是些敬酒罚酒的题。

  眼见女高中生一杯接一杯往下灌,狡二狗有点坐不住,几次想站起来发表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要子不喝子就别喝了这种问题发言,身旁的弥生温馨提示:对面坐的那位唐小姐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也卷进去呢。

   “啊...总是小朱你呀,这样好没意思,能不能换个狡二狗什么的...”唐小姐明显对游戏现状很失望。噤声的狡二狗也愣了:这孩子,对她来说这点酒根本不是事儿。这个发现也让他有点失望,而且显然和对面的失望不是一回事。他是在失望什么呢?就好像失去了什么机会一样。

留给狡二狗思考的时间并不多。

 

小朱抽到了题:

 

                                    有非常在意的异性吗?

 

「...嗯怎么说?有一个呢。」

——”Ah!Juliet will always meet with her Romeo.”

——“欸~!小朱谈了男朋友都不跟我们说的吗!话说槙岛主你还没走啊??”

——“就是。”

——“社交生活很丰富啊小姑娘。”

——“ó..这倒和观察结论有点出入..”

——“喵呜Σ(っ °Д °;)っ?!!!”

——“... ...” 狡二狗今晚第二次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哈哈,没有啦,其实大家都认识呢,就坐在这里呀。

狡啮先生。”

空气突然很安静,除了角落的音响在放歌。

『... ...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my favorite medicine

   令我沉迷的解药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You’re where the lights began

   光开始的地方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Just one last time again

   又一次的缠绵悱恻

   You are you are

   你啊 你是

   You’re the trouble I’m in

   我无法抗拒的陷阱

    ... ...』

 

 

有多少年没人这样叫过他了呢?五年?十年?还是更久?那时候他还不是村里的无业流氓,在镇上派出所有份正经工作。“亏你还知道这个叫法啊哈哈...大家散了吧未成年人喝醉了...”狡二狗起身想走,弥生掐着肩膀给他按下去。

“确实不早了,那未成年就留给你照顾囖~”唐美雪小姐率先走到门口,槙岛主紧随其后,弥生拎着张牙舞爪的小星星往外走,陆叔拖着墙角的宜野跟着出了门,杂货店的贺老板默默塞了一包Okamoto也跟着溜了。

沙发对坐,相视无言。紧紧攥着那包被强行塞来的危险物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么多年流氓生涯,狡二狗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少女的眼神自始至终都很清澈,神色也很认真,既没有喝醉,也不是玩笑,她在说实话。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这种话,即使是狡二狗,此时也说不出口。

 

『... ...

  So I’m giving in

  所以我屈服了

  So I’m giving in

  所以我

  to the trouble I’m in

  向以你之名的陷阱屈服了

   ... ...』

 

   “这样吧,”还是小朱打破了僵局,“我有些问题想问,狡啮先生也可以问我,问题的价值由对方定,以罚酒的杯数衡量,可以吗?”

    “嗯...”

    “第一个问题,哥,你稀罕我不?”

    “啥玩意儿???”

    “问你稀罕我不///(✿◡‿◡)”

    “妹儿啊...”狡二狗扯了扯他的狗皮帽子,“你得来上半斤我才敢说呀...”

    “好嘞!”清脆麻溜的完事儿。“说呗。”放下酒葫芦,少女歪头看向狡二狗。

    “是...我稀罕,我这辈子就稀罕你这一个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脸颊红扑扑的,眼里亮晶晶的,活像融了蜜糖进去,笑得暖洋洋的,狡二狗挪不开眼。

    “我也是。”

 

    狡二狗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醉过,像在梦里一样。


【狡朱】屯里的生活Fou.

**完全ooc。接受不了一定不要逼自己哦

*好高兴啊又要给自己塞糖了 ´▽`!
*小星星在本篇里是猫,橘猫。
**对白毛不太友好哦(・_・;
默默的,指一下上回:http://oooyom.lofter.com/post/1eeb1796_1154bb35


正文
二•两人的假面舞会(上)
朱美丽的国考成绩很优异,狡二狗对此很得意。
成绩出来那天晚上,小朱邀请了朋友们来家里开趴。虽说宜野在听说狡二狗会来后一口回绝了邀请,但是不知为何还是红着脸来了,跟在后面的槙岛主倒是不请自来。唐美雪和弥生自然要来,而且拖着一箱据说是82年的拉菲。过来凑热闹的还有和蔼的陆叔叔,杂货店的贺老板,以及村里云养猫集团的猫老大小星星,小星星是被陆叔抱着来的。
人挺多,场面也一度热闹非凡。除了宜野早早醉倒在墙角。

三巡过后,槙岛主强行牵住朱美丽的手,深情地说道:“朱小姐的手好温暖,我想我是恋爱了。”
小朱:“放手丑鬼。”
狡二狗当然及时打断了岛主的手,顺便把小朱搂进了怀里,毕竟他本业,还是个流氓。

陷在沙发里安静喝酒撸猫的陆叔默默地看着年轻人打架斗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滴酒不沾死磕咖啡的贺老板尬聊。
“小星星你吃个啥不?”
“...”
“哦?二狗又在驴妹子了。”
“嗯...小星星跑了。小星星你去哪儿...”

小星星要去的地方是朱美丽的脚边,他想蹭蹭小朱。所有生物都向往美好,猫也一样,而且猫比人更加敏感,对美的识别度更高。
小朱今晚的小礼服很好看,轻飘的裙摆刚过膝盖,少女的小腿修长而白嫩,便于活动的家用拖鞋露出可口的脚腕。注意到这只大胆的橘猫,狡二狗一把将小朱捞起来,并冲着小星星发出凶狠的眼神,毕竟猫狗,生来冤家对头。
可惜狡二狗忘了,身为女孩子的小朱对软软的橘猫显然没什么抵抗力,对流氓的抵抗力倒是相当高。当小朱对他重复着拒绝槙岛主的那句话时,狡二狗清晰的听到了有什么碎掉的声音。






【狡朱】屯里的生活Thi.

*才第一章就只想让他们快点结婚算了(催婚委员会会员参上∠( ͡° ͜ʖ ͡°)
*(又)胡乱的展开了!(划掉
*前文在此 http://oooyom.lofter.com/post/1eeb1796_10f2f084

正文开始
一•男士们和女士们各自的茶话会(下)
正当全村都为朱家大白菜被一只二狗拱了而唏嘘不已之际,(出于嫉妒让人变美等因素)某宜姓正直青年向朱美丽揭露了选举事宜的真相。尊敬的前辈竟做出如此下作之举,朱美丽年幼的心灵的确受到了冲击,但她拥有强韧冷静的头脑和一票并不年幼的朋友。
这天下午,小朱到唐美雪和弥生家里串门儿。唐美雪,人称知心姐姐,上到村委会黑幕,下到最受村民们喜爱的床单品牌,尽在其掌控之中,因为反正大家有事没事都喜欢来聊骚知心姐姐(划掉)。弥生作为同房的同事,也对此好像不甚在意。
低矮的茶几前,金发女子和一只满腹心事的棕毛小女孩的对坐着,唐小姐不等朱美丽开口,就问:“你和他待在一起有过不愉快吗?”小朱有些晃神儿的在咖啡腾升的水雾里看到了狡二狗叼烟讲题的淡然模样:“...结果上来讲,还蛮不错的吧。”“那如果对象换成宜野呢?”真是毫不留情的追问啊。小朱没有开口,只是脸上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OK,问题解决了。”唐小姐端起面前的下午茶,送走了还在拧眉毛的小朱。
“你还真是敢做敢说啊。”一直缩在被窝里听歌的弥生连耳机都没摘。唐小姐抿了抿嘴好像在笑,转身在电脑前忙活起来,流氓狡二狗主动发给自己40个G的朱美丽小视频,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耽误人家拱白菜呀。


懵懵的被送到门外,小朱还拧着眉毛呢。

【狡朱】屯里的生活Sec.

*完全为了好玩别认真

*我真的不黑Gino小天使的[..


*居然连了诶我好棒(*_*)
文接上回http://oooyom.lofter.com/post/1eeb1796_10cfea51

正文
一 • 男士们与女士们各自的茶话会(上)
   自从得到了“官方”认可,村西流氓狡二狗每天迎着日头往村东跑,美其名曰:“我们是早上五点的太阳。”同时买断了绝版练习册和复习资料,以优秀的解题思路成功引起小朱的注意。
   受不了隔壁接二连三因探讨人生哲学而发出的笑声,宜野无奈走上街头。长长的刘海儿恰到好处的遮掩着他动摇的内心: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朱美丽,眼前的这个所谓精英大学生其实只是流氓?!
   “刘海虽然变长,头脑依旧灵活...”
   “...真相只有一个!”镜片泛起白光,宜野自然的接下了对方的话茬。
   “哦?果然没错,你是(以DT为美德的)宜野。”
   “什么?!我...”镜片差点碎了。
   “人总是否定着自己与社会性不符的价值,我却希望看看他们灵魂的光辉。”这位文绉绉的男士正是不知道想和谁白头偕老但是已经白头了的槙岛主,“看来你也被所谓社会性的规范给束缚了呢,大概是狡二狗那件事吧。”
   虽然对方用的是疑问句,可口气却是毋庸置疑的。宜野与内心的惆怅做了三秒左右的斗争,最后还是向槙岛主吐露了心声。“...你说同样是大学生,怎么就他属蜂窝煤的!”
   槙岛主语重心长的开导:“单纯是你的美德呀,二狗那都是套路,还是低级的,能用这种手段把到妹的,我槙岛主至今还没见过。我还听说啊,这些套路都是他在佐佐山上的一个山洞里捡到的一本古书里记载的...”
   “佐佐山?可那里是便当村地界,他怎么敢偷拿别的村子的东西!而且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你跟踪他?”到了这个时候还担心流氓的人身安全,宜野可以说是一只非常敬业的大萝卜了。
   “嘘!你可小点声儿,”环视四周无人,槙岛主略显神秘的开口,“便当村的藤间啊是我国中二年级的好友...”
   

   两个话痨叨叨了一下午。






【狡朱】屯里的生活

*架空
*欢乐向
*与原作无关的自我娱乐(让我给自己塞点糖啊!
*大概..是个连载(说着觉得要坑(((
 *狡朱的基础设定:流氓狡x学生朱
还吃得下的话∠( ᐛ 」∠)_


正文


零•序
     东北山区的旮旯里有个热闹的小村,当地人管这里叫屁屁村。大概是因为村长年轻时出卖屁股给金主的行为引起了公愤,谨以此名警示后人。村长叫禾生,而那金主的具体身份是个谜,据说是某槙姓男子,头发染成了新潮的白色,自称在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附近买了个岛。虽然他那条紫色紧身裤让村民们对他的话颇感怀疑,但热情好客的村民还算照顾这个外地人的面子,喊他槙岛主。
     相比于禾生村长令人唾弃的肮脏交易,村花朱美丽的一颦一笑都让村民们感到世界的美好。其中自我感觉最好的要属村西流氓狡二狗。
     朱美丽最近正在备战国考,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狡二狗打着辅导学习的旗号,三天两头往小朱家跑。小朱的邻居宜野对此很是不满,曾找到狡二狗说:“你一个村西的天天往村东跑,累不着你啊?!都是大学生,我离得近,我当然有优先辅导权。”[推眼镜 (♯`∧´)狡二狗毫不在意的叼了根spinel,不痛不痒的丢了一句“村委会见”。两天后,村里举行辅导人选举投票活动,狡二狗胜出。




事后宜野得知,狡二狗这个老流氓给村里的选民保证了每人一张朱美丽签名照。

【狡朱】互怼


*私设是狡啮回国,两人对话,没剧情,ooc严重,全篇纯粹说话:3

*既有点意识流又有点面对面那种(好矛盾!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真的是狡哥先开的口
以下正文




<1>

Ko:“人家说要勇于追逐生活的目标,于是我堵上后半生作筹码,换得手刃仇人的机会,坚信着掩埋好过去就可以让自己安宁。
 我的目标实现了,却只感到隨波逐流的茫然。”


 Akane: “我想投身工作或许可以让自己没空想到你,于是我拼命揽下棘手的任务,颠三倒四的扎进案件里,起早贪黑的过着自己也不明白的日子。

 我觉得我是自己家里的流浪者。”



<2>

  “我只好逃离,逃上战场麻痹自己,用所谓的正义说服自己忘记,...可是我止不住的想到你,明明你已经不是那个叫人操心的小姑娘了(笑)。”

   “我也相信,我终于脱离了你的控制。可每天早晨我醒来,你又会出现,会再一次填满我的住处,从地板到天花板,渗入四壁,浸润着我的呼吸,如同春季的潮气。...不管用啊,kougami-san。”


<3>

  “有时只有生活过,才能意识到生活自身早有目标, 也许这目标从来不曾被想到,不敢被期许,不会被达到。”

   “有时我会见到幻像,大部分是你。从神态到着装都那么真实。可即使再疲惫,我也能轻易明白它们从未存在。”


<4>

   “所以今天我回来,不过是追随当初就已经确定的目标:保护我最珍视的人和事物,不受伤害。这个社会的正义是,一系是,...你也是。”

   “明明只是个扔给我一堆破事的浑蛋,讲话真是要死的中听 (////。”